上海浦东机场华美达广场酒店/上海浦东机场华美达大酒店  
 
预订热线:

酒店新闻

上海浦东机场华美达广场酒店 > 酒店新闻

民宿逐渐规范化,但盈利难题依旧

【】根据7月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《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9》,2018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额为165亿元,同比增长37.5%。我国主要共享住宿平台房源量约350万个,较上年增长16.7%,覆盖国内近500座城市。

在这些数字之下,有人看到了市场的健康增长,也有人看到了平均增速的下降。相对一致的观点是,近年发布的政策,包括将民宿划分等级的《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》在内,使得民宿更加规范,而规范化对于行业来说有利无害。

至此,民宿发展就没有阻碍了吗?

民宿怎么和酒店争夺市场?民宿平台和垂直运营商怎么打破亏损状态,实现盈利?怎么在民宿场景下与更多旅游产品实现连接?

8月29日下午,在“2019峰会&数字旅游展”分论坛【中国住宿业峰会】上,有家美宿创始人兼CEO申志强、旅悦集团CEO张强、途家网执行副总裁兼CBO李珍妮、美团榛果民宿商业战略负责人赖君杰参与到了“未来民宿的X个趋势”座谈环节,本环节由云马智慧运营总监胡柄主持。


从左至右:赖君杰、张强、李珍妮、申志强、胡柄

民宿和酒店互补大于竞争

民宿的定义正在变化,从前驻扎在景区附近的民宿,开始往城市民宿、乡村民宿等多样化的种类拓展,而且民宿和精品酒店的界限已经模糊。

这种多样化的发展不仅吸引了更多休闲客人、对个性化要求较高的客人,某些商旅型的民宿或许也会和酒店抢夺商旅客人。

赖君杰观察,酒店和民宿两个行业的发展没有出现此消彼长的情况。更多情况下,民宿可以作为酒店的补充,包括对酒店标准化的有限场景的补充、旺季时供不应求的酒店数量的补充,另外还是对用户多样化需求的补充。

“很多时候行业发生了改变不是因为新生事物产生。新生事物的产生代表了有这样的客户群,但不能直接创造出消费者或者消费机会,只是在场景上更加细分了。放在酒店和民宿中来看,冲突并没有那么大。”李珍妮提出了相似的看法。

如果深究选择民宿和选择酒店的受众群体,二者还是存在差异的。申志强观察,当消费者是多人多天出行并且追求个性化的休闲旅游,选择民宿的可能性更高。传统酒店的商旅用户则对酒店的便捷性、标准化的要求更高,可以看出需求的差异比较明显。

赖君杰认为,民宿市场交易额虽有165亿元,但对比标准酒店渗透率只有3%,欧美发达国家非标住宿渗透率有25%。“我们认为未来5年民宿行业仍然有7倍左右的空间增长,这将是千亿人民币的市场规模。”

盈利难题依旧

能不能挣钱,永远是一个公司最关心的问题。但当主持人询问公司是否已经盈利时,只有来自途家的李珍妮举起了手。

在最近的2年半时间里,途家民宿业绩取得近30倍增长;通过对1—8月份的业务总量统计,平台订单量、交易量增速均超过100%,途家在8月份实现了盈利。截止目前,途家自营的民宿房源已突破12000套,业务覆盖超过120座城市。

李珍妮将盈利的原因归功为途家自身对产品的打造,以及外部政策的指导。“以前民宿更多处在一个灰色地带,现在已经是阳光满地了。”

对于旅悦来说,为了更好地实现用互联网技术赋能传统酒店行业,所有的系统需要从零做起,需要投入的资金和时间比较多,张强表示,目前单纯从门店运营来看是盈利的。

对此,张强给出了一系列数据:目前旅悦集团全球签约酒店超过1400家,开业700多家,其中花筑品牌每家门店的平均房间数量为20多间,整体门店的出租率高于63%。

申志强认为,需要用不同的眼光看待不同的模式。“途家本身是平台,研发成本属于主要运营成本,和我们做运营的不太一样。有家美宿才发展了一年,房源数量不足,所以没有办法分摊总部的研发成本和管理成本,我们也只能说在门店运营层面是可以盈利的。”

在需要垂直运营民宿的公司中,人力成本占据了所有成本的大头。申志强计算,人工成本能够占到整个运营成本的60%以上,有家美宿为此提出了虚拟门店集中化。例如,在一个小的范围集中百套以上的房源,可以增加阿姨管理的房数,提升清洁效率,保洁的成本就会降下来。申志强称,集中化之后,有家美宿的人工成本要比市面上的减少30%。

“暂且不考虑人工成本,酒店体量越小,酒店和民宿的运营人才越匮乏,怎么找到人已经是很难的事情。对于新小体量的酒店来说,很多事情都比大体量酒店来得复杂。只有用机器做了60%以上的事情,才能够实现快速发展和扩张,以招募到更好的人才。”张强指出了一个循环。

对于平台而言,通过平台赋能使房东自身成为运营人才的做法,既可以更好地服务消费者,也可以增加房东的盈利。“榛果房东学院会把房东分成三个等级,新房东需要知道平台的规则和使用方法,到了第二阶段需要懂得经营分析和管理客户,榛果指数里包含收益管理和定价的知识。针对房源在五十套以上的大房东,榛果指数还会帮助他们解决选址问题。”赖君杰称。

在民宿场景下的探索

既然民宿在盈利方面难题依旧,探索非客房收入不失为一个好主意。

民宿平台如榛果、途家和小猪,主要收入依然来源于佣金。李珍妮表示,现在途家还没有启动非客房收入的业务,在中国还是先专注把住宿市场做好。

民宿+新零售领域也开始出现吃螃蟹的人。2017年,路客精品民宿初步试水家居新零售,吸引新锐家居品牌入驻线下房源。2018年,有家美宿尝试植入新零售业务,并与网易严选达成合作,在概念房中展示电视、投影、床垫等品牌小物。

不过申志强也坦言,有家美宿目前主要是房间场景营销,卖的最多的枕头杯子等,但这部分的收入占比较低,不超过整体收入的10%。

旅悦则是另一种玩法。2018年3月,旅悦集团旗下酒店官方预订平台“花筑旅行”正式上线,立足酒店,面向旅游,集成酒店预订、目的地攻略、当地玩乐等核心功能。旅悦还在内部成立了文旅事业部。张强认为,通过做内容让年轻人聚集起来,是旅悦需要做的方向。

Airbnb也在这个领域不断探索。在已经推出体验活动的基础上,今年6月,Airbnb还推出了多天探险体验,由Airbnb的体验达人提供。

但这里也出现一个问题:为什么酒店卖旅游产品、纪念品、小物件比旅行社卖更容易被消费者接受呢?

“我们的产品是在一个场景中,有统一的品牌,设计、制作精美,礼物属性较强,且因为集团化采购价格便宜,物美价廉,让人放心,肯定能得到消费者的信赖。”张强称,现在旅悦部分直营店的客房收入达到4万元,非客房收入在14万左右。